水之轨迹

甜甜的老夫老夫是世界的宝物!烟热大本命不拆不逆不性转 _(:з」∠)_欢迎同好勾搭

【烟热】【贺年文】新年前夜

 

 

“今年还是那些人…有点无聊啊…”

 

“不是吧……还是有一些初次登台的团体啊,还有十四年前上过的那个歌手,想想那会我可能还看不懂红白歌会呢……”

 

“我觉得白组赢定了。”

 

“红组后面的阵容很乐观啊……”

 

嘛,到了。

 

“热史,新年快乐,我先回家了……”由布院家门前,二人道别。

“烟、烟酱,新年快乐明年再说啦……”

“不,跨年见不到你的话,我就不能第一时间说新年快乐了,那,再见。”

 

烟将一个略带帅的笑容留在了今年和热史道别的最后一幕。之后是拉门的声音、关门的声音。

 

还是没………………

 

“热史,红白要开始了!”来自姐姐的呼唤。

 

热史端了四杯热茶,一家人窝在被炉里,电视上是年过八十的熟悉的女主持人,还有即将出场的歌手们。

 

歌会开始后半小时,姐姐已经是迷迷糊糊状态了。

 

“你们先看,等会arashi他们出来了叫醒我…………”

 

手机震动。

 

 

【烟酱】

啊,又是古早的歌……说起来我想看弹幕版的红白啊……

 

【我】

烟酱家里的御节料理准备好了么?

 

【烟酱】

啊啊,你不说我还没想起来……我刚回到家我妈就说我出去浪了一天不帮她做饭,所以她做不完了,让我明天去买点。

 

【我】

……我家的完全够,还多出来了,明天拿给你。所以明年我去你家帮忙?

 

【烟酱】

………………

 

真是……

 

热史把手机往被子上一扔,大半个身子躲进了被炉里。

 

“热史你的脚……”

 

“果咩……”

 

笨蛋烟酱。热史脑子里咕哝着,翻了个身趴在地上的被子上。

 

“热史你的脚!”

 

“哦哦……”

 

所以还是去做料理吧!

 

“啊,咱儿子会因为脚没老踢到咱就不在被炉里呆着,跑去做饭么?”

 

“心情不好就跑去做料理这点还不是随你?”

 

“不理他,来,吃个橘子。”

 

当两大食盒御节料理完成后,红白歌会也接近尾声了。

 

热史捡起手机一看,5条未读。

 

【烟酱】

这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叔你不要回头!好好唱歌千万别回头!

 

【烟酱】

我妈对着福山桑发花痴了╮(' ▽ ' )╭听说福山确定结婚之后就成了日本女性最讨厌的男星了恍恍惚惚红红火火

 

【烟酱】

这个千本樱这个弹幕wdm…………意外的带感……

 

【烟酱】

诶热史你有在看电视吗?

 

【烟酱】

…………

 

啊,烟酱居然没有看着看着就睡着,稀奇。

 

【我】

刚刚做吃的还有荞麦面去了,要看的话果然还是看网上的重播吧,还可以快进(笑)

 

放下手机,为家人又倒了茶,茶水的波纹在放在桌上的那刻荡漾开来……

 

……………………

 

“啊啊啊啊为什么你们不叫我起来!我的arashi!!!”

 

“好,我去看看荞麦面怎么样了”母。

 

“已经在煮着了”弟。

 

“去上个厕所”父。

 

“啊啊啊我的arashi!!!”

 

直到嘴里塞上面条,鬼怒川家长女才感觉到安慰了一点。

 

“有点硬,没有去年的好吃。”

 

“还好啊……”

 

“明明是超好吃的啊!”

 

“好吧……”

 

吃完面,战况也出来了,今年意外的是红组胜。

 

【我】

红组win!是谁说一定是白组赢的来着!

 

【烟酱】

……(ಡωಡ) 

 

【我】

我刚吃完面,烟酱呢?

 

【烟酱】

吃完了。准备睡觉。

 

【我】

等等等等你等等!钟声呢?不等钟声和倒计时吗!?

 

【烟酱】

钟声很催眠啊……还不如现在就睡了,然后去参拜。

 

【我】

说好的通宵呢!算了你先睡……过半个小时我去找你,就这么决定了!

 

决定了……

 

“爸妈我准备去参拜了哦!”话音刚落,第一声钟声响了起来。

 

“年轻人真是挨得起。”

 

“去吧去吧,我们白天再去。”

 

包好食盒,换上大衣和鞋,说了声提前的新年快乐,我出门了,就抱着食盒走向由布院宅。

 

路上没有什么人,路灯都显得寂寥起来,而走到第一个街口的时候,钟声少说敲了四十下了。

 

除夕夜跑到别人家算怎么回事呢?料理做好了该快点送去吧?就像礼物挑好了总想着要快点让别人收到、拆开一样。这样无力的想着,也就快到了由布院家门口。这时钟声已经过半。

 

【热史】

我要到了

 

烟被调到最大声的专属提示音惊醒,抹了一把脸梳理了一下乱毛,倦意满满的跑出去迎热史。

 

出了家门被风一吹,马上清醒了七八分。然后看着蓝色呆毛打着颤出现在街角,快步走向自己的时候,烟鬼使神差的张开了双臂。

 

——两个沉重的食盒,交到了烟手上。

 

咚——

 

这是第八十下钟声。

 

“我刚从被窝里爬起来啊等我好好穿个衣服才能出门。”烟引着热史进门,只有客厅里散发着橘色光芒的小夜灯散发着微弱的光线。

 

“爹妈都睡了我就没开灯。”

 

烟放下食盒准备开大灯,手却突然被拦住了。

 

“等等。”

 

寺庙的钟声又响了一下,热史拉着烟坐下,然后开口了。背着光,看不清他的表情。

 

“烟酱,听我说。”

 

声音有点怯怯的,但似乎包含着很大的力量。不同往常的语气让烟静了下来,尽量温柔的看着对方。

 

“在我没说完之前烟酱不许插嘴。”

 

“嗯,你说。”

 

“那个……就像半个月前我们看到的的抽签一样,抽到上签可以当做明年的运势,抽到下签的可以当做今年的运势,因为今年就要过完了,所以没有什么大问题。所以我要说的,如果只是个下下签的话,也不希望烟酱会当成明年的运势。”

 

点头。

 

“不是说人间的苦恼有一百零八种吗,所以新年的钟声要敲一百零八次,为人们消除各种烦恼。但是,我不打算把它当成烦恼驱散掉。”

 

所以大胆的说出来吧。

 

“我喜欢烟酱!想要成为恋人那种!”

 

“要、要是烟酱觉得这是烦恼的话,就让它跟这第一百零八声钟声一起消散就……唔嗯……”

 

捧着热史紧张得发烫的脸颊,青涩的双唇相亲,第一百零八声钟声响起,新年到来。

 

天知道他有多喜欢热史,往远了说,热史那次受伤,自己嘴上不说,心里心疼得不行,恨不得代替他痛。而往近了说,昨晚吃荞麦面的时候,他又是奢望着有朝一日可以和谁一起,在除夕夜,缩在被炉里,吃着热腾腾的荞麦面呢?

 

“烟、烟酱?!”

 

“这是上上签啊,笨蛋。”拉住热史有点颤抖的手,又吻上了他微张的双唇。不像之前的蜻蜓点水,而是越发的火热起来。并不会如何接吻的两人胡乱的在对方口中索取着空气,舌尖从试探到交缠,直到快要窒息。

“我也喜欢你啊,热史。”盯着热史的眼睛,同样的告白的话就这样说了出来。

 

暗红色的眼睛里突然涌出来了什么暖暖的东西,不由自主地顺着面颊滑落到弯弯的嘴角。热史下意识伸出手去擦。

 

“啧,感动成这样……让男朋友用袖子给你擦擦?”烟笑着把手缩进袖子,手腕抵着袖口凑到热史面前。

 

热史吸溜一下鼻子,推开了烟佯装要往他脸上糊的袖子。

 

“我自己有纸……还有,我这是后怕!”

 

热史扯了一张纸巾,低下头摊开又折好:“我都做好准备了,想好了怎么在尴尬的气氛里去参拜,怎么和烟酱合好,怎么继续做朋友,再也不提那种事情了。”

 

“我说你啊…..”

 

烟把热史楼到怀里,让他靠在自己心口上,一手拍着背,渐渐让他的情绪缓和下来。

 

“你就不能想点好的吗。比如说要怎么计划第一次约会,怎么写充满爱意的贺年卡,怎么在参拜的人山人海里……忍住对我动手动脚的念头。”

 

热史立刻坐正来,用手肘轻轻撞开了烟:“我才不会对你动手动脚!倒是烟酱,别又在队伍里趴在我身上睡着了….”

 

“热史”

 

“嗯?”

 

“说真的…..”

 

“嗯?”

 

“我现在就要睡着了。”整个人都压在了热史身上,差点把他压得倒下去。

 

“……”

 

“烟酱醒醒!还要去参拜的啊!”

 

“….”

 

“先别睡啊、好重的啊!喂!”

 

其实交往没交往,对于他们来说似乎就是那么一回事,至于他们是什么时候去参拜的,还是问他们自己吧(笑)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