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之轨迹

甜甜的老夫老夫是世界的宝物!烟热大本命不拆不逆不性转 _(:з」∠)_欢迎同好勾搭

【烟热】【情人节贺文】养猫的狗派

 

养猫的狗派

由布院烟是个挺坚定的狗派。是说如果养猫和养狗必须选一种,他百分之百选养狗。

他抱着自家的馒头,这样想着。明明自己是狗派。

啊,馒头,就是由布院家养的猫的名字。

为什么取名馒头呢?是不是因为感觉这样会对它更有好感呢?

不,只是更想吃馒头了而已。

话说回来,由布院,一个坚定的狗派,为什么养了位猫主子呢?

事情还得从高中时代的一次保姆经历说起。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地球防卫部的部室里正在讨论和修学旅行相关的事。

“听说那个地方信号非常差,没办法和妹子打电话了啊……”

“那这样的话也没办法正常买卖股票啊!前辈这是真的吗?你们去年去的是那吧?”

硫黄放平他的平板,少见的紧张了起来。

“嘛,信号还好,只是这个时候蚊子多了点。”说话的是关心大家生活的鬼怒川前辈,这样一发声,惹得由布院前辈也关注起大家的讨论来了。

“那我多带点驱蚊喷雾……我妈那应该还……等等、我妈不在家!我爸……我爸也出差了!”

“怎么了?”,前辈们看着立问。

“修学旅行期间,我家没人。但是,有只猫。”

“猫!猫猫!立前辈!交给我吧!”

“有基,普通的猫可不像翁巴特那样啊……”

是啊,养在有基那没准会有生命危险。三双眼睛怜爱的看了翁巴特一眼。

“噗哟?”

“啊,真是的,樱丸怎么办呢……”樱丸当然就是藏王家的猫的名字。

“宠物寄养?”硫黄头也不抬,“嘛,不过费用也有点高。”

“ 其实也可……”

“立——”

“鬼怒川前辈?”

“寄养在烟酱家可以吗?我家姐姐对猫过敏。”

“诶!?”烟从朦胧睡意里回过神,一脸茫然的看着热史。

“我可以过去照顾,可以吗烟酱?”

喂喂是寄养在我家又不是你家你也太自然了吧,烟还是执着的在心里吐了个槽——但是热史拖长的尾音让烟失去了拒绝的力气。

“除了我,其他条件都算允许的。”

“烟酱前辈也是一种条件吗?”

“……算是吧……有基你这种说法很微妙啊……”

“诶?”

“嘛,”由布院抬头望望天花板,“我啊,是个狗派。”

“猫超可爱的啊由布院前辈!”立立刻就接上了。

“不是因为长得可爱不可爱的问题,只是,麻烦。”

要教它生活常识,要定期修剪指甲还有磨爪子,要看着它别让它跑太远不知道回家等等,最麻烦的还有得和它搞好关系。

所以由布院是个狗派。

“但是,只是几天的话没关系的吧烟酱?”

“我家猫很听话的,不随地大小便也很健康,爪子才剪过,所以唔……可以吗?”

“可以吗?”热史配合烟的视野,趴在桌面上的身体挪到了烟旁边,一双干净的眼睛直直盯着烟。

而由布院早就被热史亮晶晶的眼睛劝服了。

真是的,热史这家伙到底有多想养猫啊……

于是二年级修学旅行的前一天中午,立把各种猫咪用品和樱丸大人送到了由布院宅。

立把东西交给由布院阿姨,被夸了有礼貌和用品准备的很齐全后,樱丸就入住由布院宅了。当日放学后鬼怒川自然就和由布院就一起到了由布院家。

二人向由布院太太打过招呼进入客厅时,樱丸正在窝里在睡觉。

远远的看过去那是一只纯白的猫咪,肚子一起一伏,做着春秋大梦。两人蹑手蹑脚在猫咪面前蹲下,细看便发现她左前腿上有一块淡棕色的斑纹,形状酷似樱花。

“啊……原来叫樱丸不是因为立喜欢吃樱桃吗……”

“你原来是这样想的吗!”

可能是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樱丸眯了眯眼,接着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是谁在叫她。

眼前蹲着的两个人以前没见过,但樱丸并不怕人,又懒懒的打了个哈欠,继续睡觉。

“热史我觉得我也有点困了。”

“喂喂、”

看着樱丸乖乖的睡着,小脑袋圆圆的,耳朵耷拉下来,热史忍不住伸了手,试探着抚摸她的小脑袋,然后是后背。樱丸眯成一根线的眼睛微微动了动,任由着热史抚摸。热史也是上瘾得不行。

“好可爱啊。”

“为什么棒读啊喂!”

“热史君内心是这么想的吧?”

“当然……当然是啊,难道不可爱吗?”

“可爱啊。”

“那……烟酱也来摸摸看?”

“马上要吃饭了,懒得再洗手。”

“真是的……”

饭点快到了,热史便先帮着由布院阿姨收拾餐桌去了,留下由布院和樱丸眼对眼。

“难道不可爱吗?可爱啊,很可爱啊。一边摸着你,一边想着‘猫咪好可爱’的热史,嘴角都翘起来了,非常可爱。”

烟像热史一样轻轻抚摸着猫,忽的反应过来,却不知道自己是自言自语,还是与猫谈心。

他笑了笑,又摸了摸樱丸的小脑袋,“总之,对热史保密哦,樱丸。”

樱丸随即叫了两声,像是回应,之后便蜷成一团睡起了回笼觉。

餐桌上,热情的由布院太太硬要说热史君你又瘦了,来多吃点这个多吃点那个。烟吐槽道谁是你儿子啊,由布院太太却说比较希望热史君是呢。热史悄悄红了脸,急急忙忙扒完碗里的饭说该去喂樱丸了。

这时樱丸也睡醒了,该享用晚餐了。

“那就拜托热史君了。”由布院太太一点也不指望烟能帮上忙。

“交给我吧阿姨。”

热史按着立的嘱咐准备好了猫粮,就往摇着尾巴的樱丸那送。

樱丸看看面前的猫粮,嗅了嗅,开始小口的吃起来。

热史正在想是不是自己有猫缘呢,好像相处的不错的样子呢。

樱丸就像会读心一样,很不给面子的,转过了头。

猫粮只被吃掉了十分之一。

“樱丸?怎么了?不好吃?”

热史温柔的哄着她,内心则在吐槽她傲娇读心猫。

“喵~”

热史把猫粮又放到樱丸的正前方。

“唔……还不饿?”

“喵~”

樱丸只喵喵喵,都不正眼看热史一眼。

“烟——酱……君——”发现自己喊错了立马改了的热史,由布院阿姨正在洗碗水声应该很大吧嗯。

“怎么了——”

在家长面前改口什么的,像在搞地下恋一样。烟想。

“樱丸不肯吃饭。”

“怎么会….是不是猫粮过期了….”

“喂喂虽然不是没有道理而且我也没看保质期总之过期是很不靠谱的猜测就对了。开玩笑的。”

烟瞥了热史一眼,心说你比我还无聊,然后伸手抚上了樱丸的小脑袋。

“咪——”

樱丸抬头嗅着烟的手心,还伸出粉红的小舌头舔了舔。

“喂喂!不会是想吃人肉了吧!”

“烟酱意外的讨猫喜欢呢。”

“可能因为我的肉比其他人的合它胃口。”烟重新把手放在樱丸头顶,轻轻的自头顶抚摸到脊背,还捏了捏她的脖子。

“樱丸~吃晚饭咯~”

听到烟这样哄着,樱丸还真的有了反应。她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然后把脸埋进了食碗里,开始用餐。

“啊,真是嫉妒啊。”热史盯着吃的正香的樱丸,这样说。

烟愣了愣,没有接下文,跑去洗手了。

因为次日就是休息日了,热史也就住在了由布院家。本来休息日两人也是预备呆在一起的,用烟的话来说,现在这样就是能省掉一个来回。

在他们还小的时候,烟房间那张单人床是可以睡下他们两个的;等到他们渐渐长大了,热史就在烟房里打地铺,而烟往往是会喊着“啊地铺真好啊”“下面凉快”“我喜欢那床被子”这样的话,然后抱来另一床被子也打起地铺。几次以后热史也拗不过,每次都铺好两人份的了。

熄灯后是闲聊的好时机。两人聊了会去年的修学旅行,什么烟酱睡过头被老师教训了之类的,然后压低声音笑了一阵。兴奋过后就有点犯困,热史这样觉得。所以更别说烟了,这个人仿佛有不管什么时候都可以闭眼就睡的技能。

“呐…烟酱…”

热史聊得开心了就变得有些话唠,虽然感觉已经有一半脑细胞已经睡着了,但是另一半半梦半醒的脑细胞还在坚持着聊天大业。

“嗯….”

“猫,很可爱啊….”

“嗯….”

窗外的天空只有一轮秋月和薄薄的雾一般的云,细细的月光正正好好的打在窗台上,空气如月光一样静谧。

“有在听吗烟酱….”

“有….”

热史的声音轻轻的,软塌塌的,和夜色、梦乡揉在一起,烟的眼皮愈发的沉重。

“烟酱,猫,讨厌吗?”

“不…”

“喜欢?”

……………

“……烟酱…………睡着了?”

“……不”

“烟酱……我们……以后养只猫好不好………”

甜甜的声音到此为止,紧接着是月夜的沉默。

沉默。

还是沉默…..

……

喵——!

一声猫叫划破苍穹。

由布院刹那间就清醒了。

啊,以前的事情,想着想着居然睡着了….

馒头因为主人贪睡松了手,摔到了地上,才发出方才那一声怒吼。她敏捷的跳到茶几,接着跳回沙发上,仿佛下一秒要亮爪子开始报复了。

烟熟门熟路的像老狒狒抱小狮子王一样抱起棕色的小猫,两对蓝色的眸子你看我我看你。

“凶什么凶,告诉你我可是狗派啊,小心我把你扔到大街上….”

“把谁扔大街上啊?”

烟回头,一身睡衣的热史就站在卧室门口,看着他这一人一猫。早晨的阳光开始有了点气势,在落地窗前撒了一地白霜。

“热史管管你女儿,她拿爪子威胁我。” 烟仍旧像抱狮子王一样,转过去给热史看。馒头挥舞着小爪子,咪咪的叫着。

“你问问她她叫什么名字,再想想是谁女儿。”

“热史,我猜,可能馒头桑也有起床气,大早上的我起来伺候她她还不乐意…”

“到底是谁有起床气啊….”

“啊…我不管我不管,反正我要再睡一觉….”

热史倚在门边,看着烟把猫放进窝里,洗手,然后脱了家居服,接着自己就被搂住腰,拖鞋一甩,两个人一起到了床上。

热史虽然不想再回到床上了,但是还是好好的盖好了两人的被子,然后乖乖的被烟搂在怀里。

“热史我刚刚不知道是做梦还是什么,很清楚的想起来养樱丸的事了。”

“不愧是烟酱抱着猫都能睡着。”

“这也要被槽…啊,别打断我嘛…”

“好好你说。”

“樱丸你记得吧?”

“然后呢。”

“樱丸第一天到我家住的时候,你喂她吃东西她不吃,记得吗?”

“好像是这样吧。”

“然后我好像是摸了摸她,她就吃饭了,然后你说了什么来着?”

“这谁还记得啦!”

“我记得啊!”

“那我说了什么?”

“‘啊,真是嫉妒啊’热史这样说了。”烟捏着嗓子,学着热史说话。

“我明明不是这么说话的……所以这怎么了?”

“现在还嫉妒吗?自己也像这样被我….”

热史这才反应过来烟这迷之摸猫的摸着自己后背的动作是怎么一回事,也发现自己的背舒服的蜷了起来,就差长出猫耳和毛茸茸的尾巴了。

“不是嫉妒这个啊喂!”

热史抬起膝盖就是一踢,烟假装很痛的样子叫了两下,还故意喘了几声粗气,直到再次被踢才停止表演,八爪鱼一样的挂在恋人身上。

“诶?嘛…不是就不是吧….”烟换了正常的姿势搂住了热史,一副准备睡回笼觉的样子。

“追问下去啊烟酱!”

“那就得追问到那天晚上了。”

“不是这个追问……”热史抓了那只黏在自己胸口修长的手,抓起一根根指头,无意识的从指尖的骨节捏到掌心。“所以,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那时候,没有交往,没有告白,能干什么呢……

“热史问了我什么来着?”

“唔……不知道。”

烟的手沿着恋人身侧游走至腰际,捏了一把说你这样我真的要怀疑我在做梦。

“所以我问了什么?”

“你问我,烟酱,我们以后养只猫好不好。”烟用这样粘腻的称呼叫自己让他后背发冷。

而热史反应很快,一句“骗人”脱口而出。

“热史好不容易说一次这种可爱的话,我才不会记错。”

烟又把怀里的人圈紧了些,而这人闻言就想推开他。

“我没有。”热史说。

烟不发一言,径直在热史的脸颊亲上一口,然后咬着对方耳垂继续追问。

“真的没有?”

“…………假的”

霸道恋人脾性恶劣,正直青年屈打成招,可歌可叹。

让烟酱对猫有一点好感,这样以后家里才能养猫嘛。当年的自己单纯是这样想着的。而一百二十分的幸运把一切都变成了现实。以至于同居后的某日在街边遇到这样一只可爱的流浪猫,热史还没问,烟就已经点了头。

“所以……”

“所以?”

“烟酱讨厌猫吗?”

“不讨厌啊。”

“那烟酱喜欢猫吗?”

“喜欢。”

“诶?”

“因为喜欢某人,所以也喜欢他喜欢的一切。”

“明白了,没想到烟酱是个自恋狂啊。”

烟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狠狠的吻了恋人的唇,津液从嘴角滴落,缓缓流过喉结和锁骨以及其上的吻痕。

蜜一般的夜晚才结束,蜜一般的白天也才开始。

-End-

馒头:喵喵喵喵喵?
译:我以为我是主角?

祝烟热情人节过的开心(๑•̀ㅂ•́)و♡两个血气方刚的小年轻晚上不要玩到太晚了哟♡♡♡









评论(6)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