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之轨迹

甜甜的老夫老夫是世界的宝物!烟热大本命不拆不逆不性转 _(:з」∠)_欢迎同好勾搭

【烟热】【糖】再一次(推特小段子扩写)



题板上写着:

由布院烟的答案是:“再一次”。


烟打开部室的门,“热”字刚涌到嘴边就咽了下去。


冬天天黑得早,部室里暗暗的,但还留有阳光的气息,所以总归比梅雨天好一点。


而他刚刚想开口叫的人,正安静的侧趴在桌上,像是睡着了的样子。


“嘛,久等了。”烟像是自言自语,安静的空气把吐息声都放大了。桌上的人动了一下。

啊,吵醒他了吗。


烟没敢开灯,蹑手蹑脚的走到那人身边,忽的挡住了窗口透进来的光线。整个屋子显得更加暗了,蓝发少年睡梦正酣。


烟转身把手放在窗框边,覆在玻璃上,缩回手又搓了搓,然后蹲了下来。朦胧的天光重新照在熟睡的他的脸庞上。一切都显得那么柔和。


柔光下,熟睡的少年显得更加柔和乖巧,像最温暖的白玉。深蓝发丝软塌塌的蹭到手臂上,细细的光华从额角流到脸颊,鼻尖睡得红红的,嘴角还带着笑。做什么好梦了吗?


烟心里咯噔一下。


烟大概没有这种自觉。他不知道当他安静的看着喜欢的人时,嘴角会有温和的弧度。所以现在,他虽然不知道自己的嘴角是上扬的,但是他知道为什么自己移不开目光————


因为他好看,更因为自己喜欢他。不露声色地,隐忍地喜欢着他。

 

他知道,不妙了。


烟慢慢的站了起来,弯腰,低头,亲吻。


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的,烟想。


他背过身去看窗户,又转过身来。整个世界只有他们两个人。


要是有第二个人知道的话,那就是热史本人了吧。烟又想。背着光,烟退了一步,躲在了黑暗里。


要是被热史发现了,他会说什么呢?


“再见吧由布院,你真恶心。”


甚至连“烟酱”这样的称呼都要被回收了吧。然后再也不会理睬这样一个恶心又过分的人,甚至因为太过讨厌而转学……


由布院不是一个悲观的人。但是在本应熟睡的他的睫毛翕动然后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时,他使劲的吞了一口唾沫,然后仿佛听见热史的的声音,鄙夷的在说:


“再见吧由布院,你真恶心。”


所以这样可爱的、惺忪柔软的熟睡醒来的画面是最后一次见了。


热史趴在自己臂窝里也不动,面无表情的用他暗红的眸子盯着烟。背着光,也看不清烟的表情。


烟真的慌了。他想跑,想马上逃出这个阴暗的屋子。但是好像被那双眼睛定住了一样,什么都做不了。


“热史……啊、热史你醒了啊,差不多该……”


烟睁大眼睛,看着热史拿手指指向脸颊,精确的指着自己偷亲过的地方。


熟睡时可爱的嘴角弧度不见了,安静的乖巧、白玉的温度都不见了。


只能一个人知道的秘密,被第二个人知道了。


他想闭上眼睛,但是热史叫住了他。


“烟酱。”


“是!不……什么?”


“再……”


再一次。


烟仍傻傻的看着,看着心上人绽开的笑颜,看着爬上他脸颊的红晕。


热史爬起来揉了揉眼睛,眼角有那么一点红红的。


“烟酱笨蛋。”


说着,他起身走进了烟所处的那片阴暗。


“再一次”的吻让一切都变回了柔和的样子。




****


硫黄,我快瞎了。


别说了立,惩罚游戏还是不要出这种题目比较好,真是受不了两位前辈了。


为什么为什么?love很好啊!love is power!说起来为什么热史前辈脸那么红?


暖气温度太高了所以好热!


骗人,刚刚还说冷还要抱抱。


烟酱!




题板上写着:


 “分数最低的人要说出你一生中听到的让你感觉最幸福的一句话。”


由布院烟的答案是:“再一次”。


然而自那之后可不是再一次了,而是再很多很多次了呢(笑)。



-完-


贴下原段子www



煙熱♡コピぺbot

@enat_copy

 蔵王:防衛部の皆とカラオケ行った時「一番点数低かった人が罰ゲームで今まで生きてきた中で一番幸せだった瞬間を話す」というのをした。負けたのは由布院先輩で、照れながら「補習で遅く部室に言ったらアツシだけ寝てて、イタズラで寝顔にキスしたら“もう一回”って言われた時」って言われて爆発しろ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