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之轨迹

甜甜的老夫老夫是世界的宝物!烟热大本命不拆不逆不性转 _(:з」∠)_欢迎同好勾搭

【20161005生贺】【烟热】失物

失物

教室里的灯光越来越晃眼,眼皮也越来越重。

“烟酱……困了吗?”

“还好……”

看起来一点都不好啊烟酱。热史歪过头去看烟,本来就有一双死鱼眼就显得无精打采,又多了黑眼圈和淡淡的几丝血丝,加上疏于打理的衬衫和没什么光泽的皮肤,显然近来被累着了。大概是被派了一些累人的任务吧。

就这种状态还陪着自己自习呢……

“烟酱回去吧?”

“现在还不到八点半来着……热史再看一下书?”烟侧趴在课桌上,对着热史轻轻的笑。

“不看了。”

热史把文具书本收回包里,“今天我送烟酱回宿舍吧。”

这还是大学的第一年,两人都还住在学校的宿舍里,但所选专业不同,宿舍也不在一起——一个南一个北,平时不在一起上课也不能同路去同路回。热史提出要考资格证,晚上要加班自习,于是烟就自然的陪着他。

几乎每个晚上你在那个教室都能看到这么两个青年。蓝发那个端正的学着习,而棕发那个,半个身子懒懒的靠着他,看着自己手上的课本,或者是眯着眼趴在桌上看着身边的人,悄悄的勾起嘴角。

平时都是烟送热史回宿舍,然后再独自返回的,今天热史却提出了要送烟回宿舍。

心里有些小得意呢。

“那就拜托热史了。”

明明只有二十分钟的路,但两人磨磨蹭蹭的走,到烟宿舍楼下时却已经过了九点了。

“那我走了。”

“路上小心,科研楼面前的路上在施工。。”

“嗯嗯,烟酱晚安。”

“晚安。”

每次都感觉好满足呢。明明只是三个小时的晚自习而已啊,但是被烟酱那样温柔的看着,依赖着,从心底萌生的暖意都快要溢出来了。

其实自己知道的。自己被深深的爱着这件事。

从哪时开始的呢?可能是……从那天被烟酱拉着去买了一对的卡………………诶诶诶!等等!我的卡套呢!

热史正回忆到温情处,伸手就要摸当年的信物(并不是),但是那个卡其色为底,上面有蓝色和黑色条纹的卡套,凭空的消失了。

热史瞬间急了起来,开了手机的手电筒,一路往回找,走回了烟住的宿舍楼。

烟酱应该已经换好睡衣准备睡觉了吧……要是告诉了他,他大概会穿好衣服下来一起找吧。

看他疲惫的样子,怎么还舍得让他下来呢。

热史这样想着,直到走回教学楼都没有看见丢失的卡套,这时快九点半了,教学楼已经清楼锁门了。

热史关了手电筒,在原地发了一会呆。他低着头,昏暗的路灯照清不他的表情。

稍微有点沮丧。是不是不该把它拿出来用呢,如果好好的放在柜子里的话,就不会丢了。如果系紧一点……

热史往宿舍一边走一边想,走到宿舍时反而比之前更加难过了。

想给烟酱打电话。于是任性的拨了出去。

“什么啊……卡套而已嘛,里面有卡吗?”

“啊、有的!放的是公交卡来着,似乎没有多少钱这里面。啊……我都忘了里面有卡了……”

烟对着空气笑着,“里面的卡才是重点吧……”,这人,怎么只惦记着卡套呢。

“但是,那个卡套……”是第一次和烟酱买的一对的东西啊。

“恩?”

“那、那个卡套很好用,卡装进去不容易掉出来,而且也很耐用啊……你看用了那么多年了……”

真是个小笨蛋。烟腹诽着。

“好了热史,不要想了,不就是个卡套嘛……该看书看书该洗漱洗漱去……”

“嗯,那我看会书。

等到热史再看手机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半了。上面有一个十分钟前来自“烟酱”的未接来电。

“烟酱还没睡吗?”

那边回了一个尾音拖的老长的“嗯”。

“我手机还是静音的,刚刚没看到来电。所以烟酱想说什么呢?”

“没什么……就想看看你是不是还在想卡套那事,没认真看书可考不上证呢。”

“我也没在看正经书嘛……卡套的话,睡一觉就过去了。”

“要不我给你买个新的?”

“不要了”,执着的也不是卡套,而是……

热史清清嗓子,“现在都用手机刷卡了,卡套要过时了,也该去公交集团去申请个手机绑定公交卡的ID了……”

“那,你不要了的话我帮你收着咯。”

诶……诶诶诶!

“烟酱!?”

“笨死了,这么大的东西都能丢。我刚刚在教室门边不小心捡到的。”

这就是说……

烟酱他,大晚上的又从他温暖的的被窝里挣扎出来,穿好衣服鞋子,又找了一圈,然后跑去找了楼管大叔或者保安大叔进了教学楼,然后回到了教室,“不小心”的发现了某个冒失鬼掉的卡套。

怎么……稍微有点感动呢。笑颜和泪珠同时出现在了热史的脸上。心里的情感一爆发出来,使人有些手足无措。

烟酱真是大笨蛋。

“热史?”

“啊、那个……谢、谢谢……辛苦了。”

“那……晚安咯热史…”

“恩……晚安烟酱……”

烟刚准备挂电话,却被电话那头急促地阻止了。

“等等,烟酱……先别挂……”

“热史?”

“明年,明年一起住吧。”

一起住吧。

这句话,两个人都等了很久。

其实早就不用在教室加班了,那个什么证,早就足以通过了。只是想每天独占他三个小时而已。

但是这样,已经,完全不够了。对于贪心的自己,三个小时已经远远不够了,想一直……一直……

“如果回家自习的话,就不会再把卡套落在教室了。”

电话那头忍住激动,但是声音还是微微的颤抖——“可以哦,找卡套太累了,我可不想找第二次了。”

静静的听到了心意相通的回答,热史咽了一口唾沫,提起的心仿佛落到了地下。

“那,就这么说定了”,他对着空气笑的很灿烂,“晚安,烟酱。”

两个卡套静静的躺在烟的桌面上,承载着他们的故事。这样,就真的变成了定情信物了呢(笑)。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