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之轨迹

甜甜的老夫老夫是世界的宝物!烟热大本命不拆不逆不性转 _(:з」∠)_欢迎同好勾搭

【烟热】【糖】厨房里的一件小事



厨房里的一件小事

“烟酱!”
“怎么了?”
“过来。”
烟循着香味进了厨房,热史正围着围裙在煮着香喷喷的料理。烟刚想从后面环抱住他,他却转过身。
“尝尝。”热史手上拿了骨瓷小汤勺递到烟面前,勺子里有一块浅翡翠色的冬瓜。
在客厅早就馋的口水快出来的的烟随便吹了几下,便一口咬了下去。
嘶——
这样倒吸了一口冷气,大眼瞪小眼的吞了下去。
“烫死我了。”烟咂了咂嘴,用上腭磨着舌面,企图让舌头的回复一些知觉,但感觉更加糟了。
“挺好吃的,味道够了。”
热史苦笑了一下,关了火,摘了围裙。
“张嘴我看看。”
“啊——”
舌头上起了几个不明显的稍红一些的小泡,不仔细看的话还不容易发现。
热史按着恋人的后脑勺,把脸凑了上去。
唇齿相扣,热史的舌尖在他的舌尖和舌根间来回挑逗,又在红肿了的地方流连,像是h时逗弄对方胸前的粉粒一般,又吸又舔,本来发麻的舌面被安抚得柔软温暖起来。
烟环住恋人的腰,努力的回应起来。
二人的津液交融,积满后从双唇相接的缝隙悄悄的流出来,额头也渗出了细细的汗丝。但是情到深处了也顾不得这些。
这个吻似一剂麻醉剂,不适感消失得无影无踪,余下的只有安心和温暖。
烟睁开眼看着他的宝贝忘情而卖力,脸蛋一片绯红,漂亮的睫毛微微的颤动,清纯而诱人。
尽力的回应他,尽情享受这个吻,直到呼吸急促起来,仿佛被对方夺走了空气一般。
在窒息的前一秒,热史才舍得放开恋人的唇。两个人满面潮红地在厨房里喘着粗气。
“烟酱被烫到的事,我都交了贿赂了,讲道理的话,不能找我麻烦啊。”
怎么可能怪你。
当然烟知道这话不需要说出来。他只是搂紧了热史,在热史红得像小苹果一样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再来一勺,这次劳烦喂我下面。”
热史嘴角一紧,白了烟一眼,然后推开了他。
“痛死你活该。”
这么说着,却转身又从锅里舀了一勺,认认真真的吹了好多下。
“烟酱,张嘴。”

作者的话:被自己这文甜哭了(T▽T)这次腿肉割得值٩(๑òωó๑)۶虽然很短就对了www我最喜欢亲亲和抱抱了(*'▽'*)♪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