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之轨迹

甜甜的老夫老夫是世界的宝物!烟热大本命不拆不逆不性转 _(:з」∠)_欢迎同好勾搭

【p站文瞎翻译】一直在升温

 

p站id=6778268

作者:和返

 

むしろ熱が上がります!

1ページ目は煙ちゃんが風邪をひいて熱史が看病する話。
2ページ目は熱史が熱を出して煙ちゃんが看病をする話です。

煙熱ワンライお題『看病』で書いたものに加筆・修正しました

 

本人并不会日语所以有一大堆是猜的 可能不太通顺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所以orz将就看吧嗯

*花了六小时发现他们还墨迹着没在一起真是心塞 不过我觉得并不会有后文了

 

一直在升温

 

昨天,向热史告白了。

在从学校回家的路上,快要分别的时候,突然的。

虽然早晚是要说的,但是那天没有准备的突然就说了。

为什么说了,我自己也不知道。

度过了一如既往的今天,明天也应该和以前一样,但是现在分开了的话,会感觉很寂寞。

“喜欢。”

注意到的时候话已经说出口了。

眼镜使得热史惊讶的眼睛变得更加大。

“啊....啊啊....嗯、”

机械的点头,明天见,挥了挥纤细的手。

那个,难道是觉得听错了吗.....

还是说,告白什么,就当作没有发生过?

说起来,为什么自己会说出那样的话呢?

回到家直接进了卧室,没脱制服就倒在了床上。

糟糕,怎么办,明天要以什么样的表情去见热史。

抱头在床上打转转,不小心猛的从床上掉了下去。我慢吞吞的爬上床。为了不掉下去这回骨碌骨碌的滚好了。

过了一会平躺在床上不动了。

要回家的时候自己说的那句话还有热史不知所措的表情不断在脑子里重放,手忙脚乱和苦恼够了 的烟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然后就到了今天早上。

冷飕飕。冷飕飕的。关节都在发痛,而且头痛到炸。

试着测了一下体温,三十八度三。

“告白之后就发烧,有点不妙啊。”

而且晚饭都睡过去了。

可能,我是说可能,可能是因为怕见到热史,所以病了吧。

这事对他或者我都很尴尬。

不,也许昨天就开始发烧了也说不好,嗯,一定是这样的。

所以是因为发烧了才说了那样的话,这就解释的通了。

但是,那毫无疑问是自己的真情实感,否则不可能说那种话。“喜欢”什么的。

“感冒了,今天请假。”

姑且给热史发个邮件。这个点热史应该正好走到那个楼梯下面吧。

也可能,会觉得我是因为不想面对他所以在装病。

事实上,不见面也是让我放心了一点。想到这里,铃声突然响了起来,热史的电话。

为了装作淡定的样子,我先深呼吸一下。

“早上好,烟酱。量了体温吗?”

“哦...三十八度三。”

“有食欲吗?吃什么了吗?”

老妈做的冷冻的饭菜呆在冰箱里很久了,总之昨天吃了那个面包当午餐之后就什么也没吃了。

但是老实说,因为对方是热史,所以让他来探病是很普通的事情。

“吃了。虽然在发烧,但是没有其他什么不舒服的,睡一觉出点汗,马上就好了吧。”

“嗯。那我放学之后就回家了。有什么要买的东西吗?”

“嗯。没问题的,家里吃的喝的都有。”

“但是,烟酱今天一个人在家啊。”

父母因为工作出差了,老妈后天回来,老爸要等到下礼拜。

“啊啊,对啊,父母不在家太好了。”

“诶?为什么?”

“传染了就不好了吧。”

电话对面的热史突然不说话了,一刹那的沉默之后,笑了。

“烟酱的这种地方,喜欢。”

喜...欢....

喜欢...

“什、什么啊突然就!我觉得,能堂而皇之的睡大觉已经很好了。父母的工作也不能丢下啊。”

“嗯嗯。那我买了药就拿过去给你。”

“不,别来了。”

“我一眼就回去。记得喝水。”

“嗯。知道了。”

挂了电话,筋疲力竭的瘫倒在床上。

虽然一定没有什么深层次的意义,但是....

....他说了,喜欢。

因为热史的原因,我感觉我的体温上升了。

 

不知道在第几次睡过去之后,被玄关的编织钟吵醒了。

热史这个药也买了那个药也买了,鼓鼓的塑料袋里还有果冻饮料,运动饮料和水果。

“不是说好了只买点药的吗?”

“说好了吗?没有吧。除了水果是吃的,其他的保质期都挺长啊,放久点也没事。”

实际上,想象了一下饮料的样子,突然觉得其实还是非常口渴的。所以,算是得救了啊。

“谢谢。收据呢,我把钱给你。”

“因为是我擅自买的,所以就...”

“这样啊....”

并不怎么咳嗽,所以可以正常的聊天说话。

“好了烟酱,好好睡觉。厨房让我用一下。”

“喂!不是说好看一眼就回去的吗?”

“不那么说的话,你就不让我来了。所以这种时候就稍微依赖我一下啊。”

“不行。我感冒了吧?”

“我有好好的补充营养,所以不怕被传染。”

这种时候的热史很固执。

虽然会担心,但是还是坦率的接受了照顾。

而且,说真的,独自一人的话浑浑噩噩的心里没底,但是有热史在身边的话,我的心就会自然而然的放松下来。

 

把热史给的冷却贴贴在了额头,感觉舒服了一点,也轻松了一些。因为出汗了,所以热史也准备了温毛巾,擦了身体后再换一根。

与其说担心自己的身体,更要担心的是汗味吗。

“后背也擦一下”热史说。大概是因为不好意思,所以我拒绝了。

以前的烟,“啊,那就拜托你了。”这样的随便就答应了吧。总之问题是出在昨天的告白上。

尴尬,忍不住的想着这事。

后辈们总是“由布院前辈”这样的叫,不管是内在还是年龄,其实这还算是个多愁善感的时期啊。

和我相比,热史还是平时的样子,一点都没有改变。

果然,昨天的告白,他没听见吗。

要是听见了的话,他又会怎么想呢?

热史敲了房门,伸头往里面看。他手里拿着盆子、瓷碗和勺子。

“苹果泥,吃吗?”

“吃。”

因为从昨天中午开始什么都没吃。

抛去烦恼把到处乱跑的思绪拉回来,专心致志的吃东西。

“是哪年的苹果泥呢....”

苹果泥含在嘴里,瞬间清爽的甜味和一点点酸味扩散开来,渗进了没有食欲的身体里。

因为水分很充足,所以即使喉咙痛也能吃下去。眨眼功夫吃完了苹果泥,粥也做好了。热史微笑着端了出来。

他脱了校服外套,白衬衣上是绿色的格子围裙。以前我一日三餐都是面包,后来他过来做晚饭,就带了围裙过来,然后就一直留在我这里了。

在感冒的时候,被喜欢的人穿着围裙照顾,简直是男人的梦想。

“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热史天使般的微笑,我感觉热度涌上了头,无意识的就回答了

“你。”

........

不妙了。

不,不是真心要说这种话的。

虽然确实是有真心话的成分,但是其实只是像平常一样不假思索的说俏皮话而已。

但是,只是坦白的说“想要你”之类的台词,不太对劲吧。

“啊、是啊,是啊。哈、哈哈哈....”

强行笑了,和心情完全不符啊。

不如说是变本加厉的自掘坟墓了。

因为热度上来了而不敢看那张脸,瞬间变得非常尴尬。

“听过有那个精神开玩笑的话,身体应该还不错吧。”带着有点惊讶的笑容,好友这样说着。

然后,刷的一下,轻轻的但是飞快的把冷却贴撕下来了。

“痛痛痛、有你这么对病人的吗。”

我把手搭在额头上故意咕哝着闹别扭,虽然已经完全不痛了。

太好了,那只是自己过于在意。

看样子昨天的告白热史真的没有听见。

自己的心情没有被发现,我松了一口气。但是,稍微有点寂寞。

尽管如此,总比和热史产生隔阂要好。

这真是太好了,复杂的心情在心里到处乱窜,烟露出了轻松的表情。

热史的手指轻轻的触到了被冷却贴弄得有点红红的地方,就这样看着他,那张脸越来越近。

纤细的手指拨开了烟的刘海,额头露了出来。

冷却贴的上面,就是发际的地方,轻轻的,吻了上去。

 

“诶?那个....这是在?”

反复回味了他嘴唇的触感,大概不是心理作用,这样的确认了。

“对不起,烟酱讨厌吗?”

热史的眉头皱了起来。

被亲了额头。热史亲的。

不讨厌。不可能讨厌。太开心了,开心到有点害怕。

但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问为什么呢?因为烟酱很虚弱,所以娇纵一下可以吧?”

“那其他人也有可能虚弱啊。”

“和其他人没关系,因为是烟酱罢了。”

被回以认真的表情。

不管关系有多好,只是朋友吧?

不,不是这种普通的。

可能是,母亲对孩子宠爱的心情,这样?

可悲的是,并不能断定这种关系。倒不如说,BE的几率很高。

“说起来...嗯...那个...我的事...”

看着努力组织语言的烟,热史淡然的点头了。

“嗯,喜欢啊。”

“太直接了!”

因为太大声的原因华丽的咳咳咳个不停。

“你看,不老实就会出问题吧?”

热史边拍着我的背,边教训着。你以为是谁的错啊。

“烟酱,又烧起来了啊,先睡一觉比较好吧。”

“这就睡了!”

那个“喜欢”,是作为朋友的喜欢吗?还是,友情之上的东西呢?不弄清楚的话,完全睡不着。

“诶呀,那个之后再说,现在先睡觉。”

被强行按下肩膀之后又被盖上了被子。

“不行的吧?在意得睡不着觉啊,说起来,现在已经在睡了吧?”

“什么啊?烟酱没事吧?”

“因为,亲额头啊,喜欢啊,不是因为发烧然后做梦的话,是不可能发生的,一定是梦。总觉得头和身体都轻飘飘的,这些都是在脑子里假想的事情,当然会产生怀疑。”

“那等退烧了再来一次吧。”

热史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烟,温柔的梳理着他的头发。

虽然烟的心脏跳的很厉害,扑通扑通的很吵,但是,舒畅的心情和安心感也同时的涌出了,眼皮也变得沉重起来。

“你在干什么!?”

“告白,还有kiss。”

忍不住睁开了已经闭上了的眼睛。眼前热史的脸滚烫通红,不亚于正在发烧的烟。

 

 

一大早被透过窗帘缝隙射进来的阳光叫醒了。平时的话就钻进被子里继续睡到天昏地暗,但烟很干脆的从被子里钻了出来,伸展开了修长的四肢。

无论多喜欢睡回笼觉,身体状况不好的话,怎么睡都睡不着。昨天睡了一天,所以现在更想要活动一下身体。

 

就算不用体温计也能感觉自己的体温已经恢复正常,因为发烧的疲倦感完全消失了。虽然烧退了,但是体力还没恢复,这种时候还是要注意一点的。

好不容易才好了,如果又恶化,那就太对不起费心照顾的热史了。总之,多喝热水。我把房门轻轻拉开。

本来以为热史一定已经早早起床梳洗穿衣了,但却发现他在沙发上裹着毛毯,甜甜的睡着。

 

“我今天住下了。”

“已经没问题了,烧差不多退了。”

“不能大意,而且现在回家太晚了。”

之前不知不觉的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烟注意的时候,外面早就一片漆黑了。

担心他深夜一个人回去,而自己房间里又有细菌病毒,热史就在客厅睡了一晚上。

因为热史的照顾,烟恢复得很快。假如是烟一个人,一天肯定不能有什么好转,而且八成会恶化。

在饮食方面很感谢,身体不好的时候有没有人陪在精神方面也是影响很大的。

如果是重要的人,影响就更加深刻。病症会随着心情变重或者缓和。

...当然,也会有类似于体温升高的事情。

 

 

“嗯,喜欢啊。”

“那等退烧了再来一次吧。”

亲吻额头那句话。

 

昨天感冒了,这个话题暂时保留。被这样蒙混过去了。不过今天....

今天,我们的关系会改变吗?

只是我在乱想,这样好吗。我凝视着好友天真的睡脸。

留宿是常有的事情,大多是热史先醒,所以能看到他睡脸的机会也不太多。

目不转睛的盯着睡着了的毫无防备的热史,稍微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如果不看的话,好像就浪费了天赐良机一样。真是个随意的理由。

热史的睫毛很长。软唇粉粉的泛着光泽。我很不可理喻的想到了那种事情,可能今天可以亲亲他的双唇。

但是,突然感觉哪里不对。手背碰上了他的额头。

“嗯....”

“啊、抱歉,吵醒你了。”

身子抖了一下,热史睁开了眼睛。

“早啊,烟酱...啊还感冒吗?量了体温吗?”

热史眨了眨眼,慢慢起身,动作比平时要缓慢,他睡醒了还这样很少见。

“还没有量,大概没有问题,我身体还是挺厉害的。”

“那就好,但是还是要量一下的。”

“啊,你也没有量吧。”

“啊?”

烟把放在桌上的体温计给了热史。哔哔哔,体温计测量结束。

“...真是”

用难受的声音念着数字的热史脸比平常要红,呼吸也稍微有点困难。

“抱歉,都是我传染的...”

“不不,我固执的要留下罢了,不是烟酱的错。而且,有可能是之前就被传染了啊,最近也是流感高峰期啊,前天就有几个同学因为感冒请假了。”

“今天我去学校请假,你睡我那。”

“不,我要回去了。烟酱也还没痊愈吧,多在床上休息一天。”

烟姑且也量了一下体温,已经完全正常了。为了慎重起见,他今天也不打算去学校的。但是,现在应该算是痊愈了吧。

看热史的样子,大概温度还会升高。

“好吧,所以要静静养着,要是去医院的话就有麻烦了。”

“唔...”

热史不太喜欢打针。烟是初三的时候知道的。

考生应该接种流感疫苗尽量防止被传染,在学校就接种了。但是热史坚持说“我不会感染流感的所以没问题”的拒绝接种,结果被他母亲强行带到了医院去了。

一脸认真的计划着躲避打针的友人,感觉有些可爱。

这样的热史,不会主动的去医院的。即使身体出了问题,也能感受到他骨子里的拒绝。

所以,不愿意把感冒传染给他。因为我是你照顾好的,所以,你也可以稍微依赖我一下啊。虽然发烧了,但是对我的身体要比自己的身体还要担心的样子令人很着急。

热史总觉得依赖别人会给人添麻烦。他把我照顾好了,但是自己却病了,真的非常抱歉。

因为发烧而迷迷糊糊的热史好变年幼了一样,我像逗小孩子一样温柔的抚摸着他的头。

“唔....那么,向我撒娇吧。”

我想把他当孩子对待的话,或许会被讨厌。不过,热史微笑着点了点头。

虽然说是“可以依赖的”,但是也没有照顾人的经验来着。

首先应该做什么这种问题令人困扰,不过,像昨天热史照顾自己那样照顾他,应该没问题吧?

“热史,我进来咯。”

虽然是我自己的房间,但是先敲门再进来,床上的热史清脆的笑了起来。

“哈哈,明明是烟酱的房间,这样很奇怪啊。”

“好好的盖上被子啊。”

“很热的啊。”

被子只盖到了小腹,而且睡衣的袖子还卷到了手肘。太热了会消耗体力,但冷到了也不行啊。

“那,被子那样就可以,但是毛巾被要盖好,即使热也不要弄开。”

烟把毛巾被从胸口拉到了脖子以上,也好好的盖住了肩膀。热史噗噗的笑了起来。

“烟酱的味道。”

烟的胸口扑通扑通的响了起来。

什么啊,说这种话。

“啊!不好,有汗臭味吗?我去找替换的被褥。”

“放心,不是什么讨厌的味道。”

半睡半醒的,松松软软的语调。

放心什么的被这样说了,但心跳得更厉害了啊。

“这、这样吗,那就好....啊,要吃苹果吗?”

“嗯嗯,饿了。”

“那,我马上就拿过来。”

为了让心脏保持冷静而借口逃出了房间,深呼吸了十几次。

热史生病了,照顾他的人是自己。这种情况下,不激动是完全不可能的。

 

在不习惯的工作上努力着,准备了苹果泥什么的,烟再次敲门。

“热史,我进去咯?”

没有回应,所以轻手轻脚的进了房间,热史已经睡熟了。

不要叫醒他,让他好好睡一觉?还是叫他起床吃点东西?从早上开始就没吃东西啊。

因为弄的时间太久,苹果已经开始变成茶色了。

怎么办呢?一边考虑着,一边看着热史通红的睡脸。

额头的冷却贴掉在了枕头上。前额的发丝贴在都是汗水的太阳穴上。自然而然的就想起了昨天的亲吻,脸也红了。

亲吻额头的话,可以吗?

昨天热史也这么做了。

不,那时候自己是醒着的,但是现在的热史在熟睡中,所以情况不一样。

不能不考虑病人的感受!但是,亲额头的话热史应该不会讨厌,做,不做,脑子里在内讧。

不行,一边想,一边肆意的靠近热史的脸。

目标不是额头,而是比平时更加鲜红的嘴唇。烟闭上了眼睛。

等等!嘴唇不行。

额头上可能会同意,但是嘴唇不行。

不过,想做。

心跳得很快很快。

热史的嘴唇因为发烧的缘故变得干燥了,但是在烟眼里,不管怎么看,都具有致命的吸引力。

烟的意识已经完全定格在了热史的双唇上,别的什么,都腾不出地方去考虑了。

两人的脸靠近到可以感受到对方鼻息的距离。

扑腾,热史张开了眼睛。

“怎么了?”

 

热史迷迷糊糊的看见烟往后缩了一下。

“怎么了,烟酱?”

慢慢吞吞的弯下腰,叫醒了他。没什么,这样说着,很夸张的摇了摇头。

“对了,苹果!弄了一个苹果,吃吗?”

“嗯,多谢。”

看来是接吻未遂,也没被注意到。我松了一口气,有一种罪恶感刺着我的心脏。

“诶呀,真是不妙啊。自己的搅拌器在哪里都不知道,我找了半天。我家厨房快要归你了。”

蒙混的同时,把苹果泥给了热史。

“凉凉的很舒服。”

早就凉了。但是发烧的话,身体会感觉很冷吧。

“要我喂吗?”

无心的俏皮话。

“嗯。”热史点了点头。

“诶?”

假装没有看到烟的惊讶,热史张开了嘴。

不对,本来是开玩笑的来着。我觉得他会说“我能自己吃”这样。

热史嘴巴长大,闭上了眼睛等我喂。毫无防备的状态,惹得我的理性剧烈的波动。稍微等一下,这什么情况啊!

和平常的热史不同,可能是因为发烧了吧。

用勺子在碗里捞了一勺,接近他的嘴,手指都被心脏的跳动传染了,稍微抖了起来。

一口吞了下去。

苹果在热史口中消失。

“好吃!”

“这样啊。”

烟这样“啊——”的被热史喂的次数不少,这样的逆转还是第一次。

不知道喂个吃的会这么紧张。

“烟酱明明也是刚病好,各种意义上,对不起。”

烟微妙的移开了视线,因为温热湿润的眼角从正面看不见,

“我已经完全好了,所以别在意这些。你想要更加撒娇的话也可以。”

“充分的撒娇啊?”

“已经够了吗?还有想要的东西吗?不用客气的说出来就好。”

“嗯......想要烟酱。”

“...诶?”

烟的回应意外的笨拙。

“怎么了?”

热史哧哧的笑着,像喝醉了一样。

烟认真的担心起来。

“你脑子没事吧?还是去医院比较好....”

“失礼了。昨天烟酱不是说了同样的话吗?”

“虽然这么说,但是你平时不会说这种话吧,而且开玩笑的对方是男的。”

只是玩笑话,但是对男的也有十足的吸引力啊。

新世界的大门突然被打开了怎么办。

对女性说这话都有大问题,异性之间“想要你”之类的玩笑,从热史嘴里说出来了。这种连和女性认识的机会都没有的男校生。

“烟酱对我很好,我对烟酱这样说不行吗?为什么?因为我是男的?”

“为什么....”

热史这么问的话是理所当然的吧。但是烟的话,就算不说明也能觉察到他想要的。

想和你做工口的事情,就算这么直接和病号说也没有顾忌。

“那个以后再说,现在先睡吧。”

“现在不困,不要等以后,现在就说。”

孩子气的语调。

更撒娇的这样说了,没想到会那么任性。

“你发烧了的话,性格会变的。果然昨天那样也是因为发烧了吧。”

昨天,已经发烧了吧。

说出“喜欢啊”,亲吻额头啊,都不是热史平时会做的事情。

因为发烧了,会对没有好感的人做这样的事,也是有可能的吧。可能都没有对方是男人的意识,现在这样已经足够了。

“什么都没有发生”,这样被拒绝的可能性很高,一直很高。

烟苦笑了片刻,热史突然一脸认真的看向他。

“对不起,我,稍微有点卑鄙。”

“卑鄙?”

不明白热史在说什么,不明白他为什么道歉。

“发烧的时候做的奇怪的梦就当做没有也可以吗?”

所以昨天那样大胆的事,热史要坦白。

那个“喜欢”同样是告白。烟静静等着,期待和喜悦慢慢的爬上了心头和指尖。

“不可以吗?因为是我先开始告白的。”

“啊啊,果然,那不是朋友之间的那种吗?”

“那就那样吧。”

“所以,已经也发烧了,也因为发烧变得很奇怪。所以刚才,像是在试探。”

刚才,是你说“想要烟酱”的吧。

“因为发烧了所以随便撒娇,太狡猾了。”热史这样说着。

“热史....”

“还有,动摇着的烟酱很可爱,所以不知不觉就开始捉弄起来了。”

确实,今天在热史的言行中似乎被玩弄到了,到底从哪里到哪里是天然,哪里到哪里是故意的,烟辨别不出来。

“你,性格很好啊。”

“多谢夸奖。”

“你过奖了。”

不,过奖了吗?

热史的这种地方,自己也是喜欢的。

热史突然咳了起来,烟慌张的递了饮料过去。

“不太好啊,累了吧,快睡。”

“嗯,烟酱也是,也好好的休息吧。”

“是是。”

在床上躺好,盖上了被子,像昨天一样,烟抚摸了热史的头发,发丝从指缝间穿过去。热史舒服的微笑着,睡过去了。

等热史感冒好了再重新告白吧。

不是发烧,而是一直喜欢你。

作为恋人交往吧,想要坦率的凝视着那双眼睛。

“晚安,热史。”

平稳的呼吸声作为回答。

为了不妨碍他睡觉而悄悄的走出房间。突然感觉到衣服被扯住了。

热史紧紧抓着烟的衣服下摆,在挽留他。

“怎么了?”

即使这样问了,热史依旧沉睡着。

生病的时候谁都会害怕,想要谁陪在身边是很自然的心情吧。

安心的睡颜,还有无意识抓着自己的指尖,可爱的不得了。胸口的心动,忍住了马上紧紧抱住他的身体的冲动。

啊啊,真是....这家伙,狠狠的玩弄了男人的纯情啊。

考验烟的理性的一天,还没有结束。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