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之轨迹

甜甜的老夫老夫是世界的宝物!烟热大本命不拆不逆不性转 _(:з」∠)_欢迎同好勾搭

【情人节贺文】【烟热】依旧

迟到的情人节贺文www标题乱起的23333

以下正文

依旧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回来得有点早啊……”热史从厨房探出头,今天他上早班,于是早些回家了,晚饭也煮的稍微早一点,这时他正在一块一块的把腌渍好的鱼块放进平底锅里。

“嗯,提前下班了。”脱了外套放了包,烟拖沓着毛拖鞋像没骨头似的把下巴扣在了热史肩头,“今晚吃什么?”

“鱼,还有土豆丝、青菜汤。”

“不想吃鱼……”好多刺好麻烦啊。

“但是我想吃……把土豆拿来,顺便洗了。”

锅子滋滋滋的响,水龙头的水哗啦啦的流着,热史心情不错的哼起了歌,不一会,日常的两菜一汤就端上了桌。粮人洗了手盛了饭,烟塞了一口菜一口饭,就开始说今天的见闻。

“今天办公室有点热闹,吉野课长因为新来的这帮年轻人送巧克力太闹腾还发了火,最后被相泽小姐的巧克力堵了回去,最后还是提前下班了,微妙的打脸的感觉2333”

“我那边小年轻少倒是还好,不过大早上的也闹腾不起来,年轻人不是喜欢晚上闹腾么……”

“你这么说的话,我们是不是已经开始老了……或者说没有年轻过?”

“才24岁,很年轻的啦,信我。不过就是老实了点。”烟夹了块鱼开始理刺,不置可否。热史接上话题“立今天在推上发了他和巧克力小山的合影,大概是高中和大学的时候认识的不少女孩子给他送的义理巧克力,那么多怎么吃的完呢……”

“没准硫黄会倒卖出去。”

“喂喂、这样不好吧……”

“你居然当真了……”

“你……我是想说我也收到了,同事的。”

“哦,我也收到了啊,巧克力什么的。”烟盯着热史,把青菜一口咬断。

热史撤开视线,“烟酱还要青菜汤吗?”

“剩下的都归你了。”

巧克力多了也吃不完啊,这种甜甜的东西吃一点就够了。”

“嗯,一、点、就够了。”

热史拿起碗装作喝汤的样子,嘴角一翘,偷偷的笑了起来。他还能不知道烟酱强调的“一点”是什么意思吗?

晚饭吃完已经到了新闻时间了,烟打开电视,主持人正在一脸严肃的播报着新闻快讯。烟趴到沙发一头,探头看向厨房,热史围着围裙正在洗碗。

呼,完全没有过情人节的意思吗?烟感叹到,嘛,正好自己手头还有报表没有完成,也没有那出去瞎逛的功夫了。

到了书房拿出公文包,掉出了今天收到的小巧克力

“啊……好想要热史的巧克力啊……”

桌上躺着的几小盒巧克力,精致的包装纸映着灯光闪闪发光,,引诱着人一品香醇,但是棕发男子没有多看一眼,随意扔进了存放零食的箱子,留它们和瓜子薯片一起呆在箱底里。

报表摊开在桌面上,一串串数字和文字,安安静静的躺在纸面上,却惹得烟暴躁起来。今天真不算个工作的好日子。厨房的水声早就停了,转而是客厅的电视又响起来了,是前天借的那盘碟吧。

“热史——”

“……”

“热史————”烟提高了音量。

“怎么了?”外面传来回应,还有脚步声。

掩上的门被轻轻推开,探出头的是笑着的热史。看来那个碟还挺好看的?

“帮我泡杯喝的吧,茶也可以,咖啡也可以。”

“是是。有一种打白工的感觉呢。”

“说打白工的你过来!”

“过来就过来!”

……

“卧槽——”

一屁股坐在了烟腿上的热史,被热史突然一屁股坐得快散架的烟。

“凳子都差点倒了!”

“不会,我撑着的。”

撒娇都不会好好撒。烟想着,顺势搂紧了背靠在自己身上的热史,把侧脸靠在他身侧。怀里的人腰还是很细,或许比以前更加细了。七小时班上完,还要买菜洗东西做饭,说不定比以前更累。

顺着热史的腰,大手滑到了腿,再到随意搭在腿上的,戴着戒指的手。

将恋人的和自己差不多大的手从背后十指相扣握在手里,牵引着,对着灯光。手背上不小心被飞溅的油烫到或者被水果刀划到留下的淡淡的疤痕,指腹被笔或者毛衣针磨出来的越来越厚的茧子。岁月的痕迹多少反映在了这一双手上,但戒指仍然熠熠生辉,就像他们的爱情一样,从不曾黯淡。

“把左边那个抽屉打开。”

“啧……”

“啧什么,我又不会放个什么吓人的东西在里面。”

“会读心术的哥哥好可怕。”

“快打开。”

抽屉缓缓拉开,里面是一小盒巧克力。没有多余的外包装,大品牌出品的平民向巧克力。

“送你了,感动吧。”

“你让我自己拿吗,诚意呢。”

“你坐我身上我拿不到…我一起来你就掉下去了。”

于是热史弯腰够到了巧克力,然后塞到了烟手上。

“……”

“……”

“热史,情人节快乐,爱你。”

烟把巧克力塞进了热史的口袋,搂紧了怀里的人就不想动了。

热史什么都没说,挣脱了怀抱头也不回的走开了,扔下一句“做你的报表吧。”

……怎么了,不喜欢这样的巧克力么,还是说我应该包装一下……不会啊,热史不会在意这种的啊……

做报表的心情是没了,烟关了大灯,坐到了床上。暖色的床头灯下,他开始想哪里出了问题。

而两分半钟后,啪嗒啪嗒的拖鞋声又来到了门外。黑暗里热史推开了门进了房间,在床头柜上放下了杯子。

然后也是突然的,热史把他扑倒在了柔软的床上。

“烟酱,情人节快乐,爱你。”

温热的气息就在咫尺。烟一用力,一翻身,把热史压在身下。

微弱的灯光里勉强可以看得清热史红扑扑的脸,舒展的眉眼,还有毫不掩饰的幸福笑颜。

他把散乱在额头的深蓝色发丝轻轻捋到鬓角,视线从漂亮的眼睛往下移,最后停在他的薄唇,想也不想地把唇覆了上去。满溢出的爱意多少通过一个深#吻得到了释放,唇齿间是任何巧克力都不能比的香甜。

“快去洗澡。”

“等会。”

“再等你就睡着了。”

“嗯嗯。”

烟嘴上应着,热史也没有再催。他们静静的搂紧了对方,传递着胸膛的温度和砰砰的心跳。

床头柜上,白瓷杯里冒着细细的白气,热巧克力的香甜也随着暖流飘满整个房间。


-End-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