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之轨迹

甜甜的老夫老夫是世界的宝物!烟热大本命不拆不逆不性转 _(:з」∠)_欢迎同好勾搭

【烟热】【糖】一份、便当

一份便当


所以说烟酱什么的真是……


在图书馆占了张通风位的桌子,侧躺在自己重叠的手臂上,看着风掀起窗帘,然后从袖口钻进衣服里。热史心头一凉。


怎么就这样接受了别人的便当了呢,由布院烟。

便当是怎么回事?那还是今早的事情了。


于以往没有什么不同的上学路,两个协调的脚步声后出现一个略轻但有点急的陌生脚步声。


“由布院君。”


是女孩子的声音。


烟拉住热史,转过身看,一个有些匆忙的女孩子已经来到眼前了。一身眉吕高校的制服,短裙长袜,戴了个蝴蝶结发箍,不知道是因为跑急了还是什么,双颊染上微红,是个相当可爱的女孩子。


鬼怒川从小说里回过神,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又回到书上。


反正又不是在叫我。


“啊……抱歉,我好像不认识你。”只能认出是眉吕的学生,但是不能从领结颜色分辨出是几年级,烟想着,立的话应该能分得出的吧。


“啊……我……我是眉吕高中三年级生,木村美雪,由布院君可以叫我美——”


“木村同学有什么事?”


少女心里咯噔一下,身体前紧紧拿着布包的手又紧了紧。


“今天早上看了塔罗牌!所以这个给你!”


淡绿色布包好好包着的小盒递到了由布院面前,应该是便当盒。


“这……”


“呀啊!那个我早上有值日!要迟到了先不说了!由布院君再见!”


然后便当盒就那么往由布院手上一塞,转头就逃。


女孩逃的很快,快到十秒钟就消失在街角,快到由布院来不及告诉她眉吕高中不是往那个方向走的…………


“哦,再见。”鬼怒川这才抬起头,牛头不对马嘴的接上了话。


感觉到语气不对的烟偷瞟热史一眼,但并没有什么和平时不一样的,仍旧在聚精会神的看书。

啊,也不是。


“热史你这一页看了五分钟了。”


“这页好看我想多看几遍不行吗!”


自己没有被女生这样对待所以不高兴吗?我可是高兴得很呢,热史。


高潮部分是午休时间,被老师留下布置工作的热史回到部活室,推门便是食物未散开的味道,桌上是白色的饭盒,配套筷子,还有扎眼的淡绿色小方布,墙角那张桌子上是睡倒了的棕毛。


看着桌上几粒饭粒和空空的饭盒,热史莫名火气上涨。


等着谁收拾呢?等我收好、洗干净,然后装满水果去回礼吗?鬼怒川在心里冷笑了一下,抓了那绿布就往桌上的米粒招呼,当抹布意外的好使啊。


抹布失去它的价值后,被一股脑的塞进了饭盒。盖好盖子,往桌上一扔,鬼怒川离开了部活室,跑到了图书馆。


秋天的风微微夹着点寒意,鬼怒川关了一扇窗,额头抵在小臂上趴好,准备小睡一觉。


突然外面又进来一个人,虽然收起了脚步,但还是从鞋尖鞋跟落地离地的声音被辨别出来了,就像来人也从呼吸声辨别出装睡和真睡。


带着体温和熟悉气息的外套轻覆在热史背上,烟慢慢拉上窗帘,在对面的椅子坐下,看着蓝色呆毛随着窗帘下漏出的风晃来晃去,带着笑意地随着热史的呼吸声也睡了过去。


“那个饭盒呢?”


下午放学后才有人提起这个事情。


“有基知道那个同学,她偶尔会光顾黑玉汤,还打听过关于我的事情,我让有基吃完还回去。”


“是有基啊……啊、那个……有点意外啊,有女孩子爱慕烟酱什么的……”


“别意外啊喂……”


热史笑笑,转头看烟,还真是能迷惑少女的脸啊,就算是我,也觉得看不够啊……


热史还没来得及吐槽自己,烟就得出了烟式的总结性发言——


“爱慕者什么的真是麻烦,明明我都有热史了……”


可以预料到会有很有趣的表情,烟把目光投向了身边的人。


“烟酱…什么嘛那是……”


带点埋怨的声音,索性把头别过去,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的表情的热史……


“要问什么的话……大概就是……我只能吃得下一份便当之类的吧……”


“那又是什么啊!”


而且热史做的便当最好吃了不是吗?


—End—


评论(18)

热度(14)